第六章 东莞好心人儒商黄锦庆

 

 


杨双奇


吉首分校电脑美术创意班吴超吉致坤叔——

……吴占江他大学四年学费全免了。哇!我却连一个区区铁道职院也考不上。真的很惭愧。我一定要读书吗?读书不一定会成才。成才也不一定要上学校学习。社会就是最棒的大学。问题是现在的我要怎样才能成才。李太白说得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要跟叔叔您借钱吗?要吗?要多少?借多少?这一系列问题,都很伤脑筋。而最要命的要数借钱来干什么。怎么干,才会发财。同时不违法。自己能因其成才,嗨!得想个万全之策了,化繁为简吧。不要想得那么复杂。



在去凤凰的路上。与生君讨论,要上学,还要开客栈。晚上您,生君和我三人共睡一房间。你说:“空调滴水,击穿一个纸箱”,这是您对我们的人生极大影响。不过如果有人要问,我是否会感激您的资助,我会摇头。这不是否定。而是我认为,要说感激,那么我更要感激您多年来,对我们的“思助”!您跟我们每讲的一句话,都给了我特大的启发。不知其他受资助的同学,是否也有同感。







坤叔致吴超吉——







……看到你们考上大学,心里十分欣慰。你们尽了努力。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家人了。不管是本科还是专科,都是大学。只是前者侧重理论,后者侧重实用而已。作为山里的孩子,上大专学点实用的东西,让自己掌握一定的技能,早些参加工作,是比较实际的选择。少读一年书,多少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心里也觉得好过些。想想村里的人,又有几个上过大学的?能上大专也该知足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根据你们的基础知识水平和家庭的经济条件,其实也不可能读太多书。大多数同学也不敢指望将来可以当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所以,根本用不着那么计较读本科,还是上专科。读完三年大专,如果认为自己真有可造之才。大可以一边工作,一边业余自学。通过函授、电大、成大、成人高考等途径。再考本、考研、考博。存够了钱,还可以考托福出国留学。只要有恒心,有毅力,是不会耽误自己前途的。有些同学回校复读,我既不赞成,也不反对。绝对尊重大家的选择。复读一年以后,如果如愿考上名校,当然值得。万一考不上,多读了两年,是不是得不偿失。那就见仁见智了。要知道,家里供孩子多读一年书,也是很不容易的。

6-1、来自东莞桥头的好心人黄锦庆







黄锦庆在东莞市,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了。他是东莞市桥头镇恒丰酒店、松景酒店的董事长。和凤凰孩子一样,他也是东莞偏远乡下的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更是一个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被他人陷害的苦孩子。



在黄锦庆并不大的年纪里,在那中国颠倒了黑白的年代,就经历过了无数的,常人想象不到的坎坷和曲折。黄锦庆还在少年的时候,就被人陷害,打成了反革命。然后,接着来的就是失学,就是背井离乡地外出去打工了。可是他这人福大命大,曾经有多少次死里逃生,又有多少次化险为夷。可是,这一切的厄运,都没有击倒他。反而是凭着他那坚忍不拔的毅力,还有过人的机敏才智,勤奋自学,艰苦创业。一步步地,走过了那曾经满地的泥泞。



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在近十多年的商海征战之中,让他又凭着自己的学识与大度,从白手起家,到一步步地走过艰难复杂,险恶丛生的创业之路。让他在人生的路途上,获得了辉煌的成功。



安居在自己的家乡东莞桥头,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自己的豪宅香车的黄锦庆。并没有忘记苦难的命运,没有忘记曾经给自己带来的那些苦难。更没有忘记天下那些还在苦难中,在贫困中,努力挣扎着生活的人们。



当他在一次商会上,听到才认识不久的坤叔说,在那遥远的湖南凤凰,还有那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们时,他立即主动跟坤叔提出,自己要尽力地去帮助他们。



不过,这只是轻轻地说一声帮助,黄锦庆就帮助了凤凰的10多个贫困孩子。他们有沱江箭道坪小学的杨丽萍,吴文中;沱江文昌阁小学的吴旭东,阙道艳,田梅,张杰;凤凰县一中的吴金芝,麻红花,张林丹,伍秀珍;沱江镇沱江中学的张婷,邱卫萍,龙慧同学。


6-2、土家族孩子吴文中的旧帽子







2000年的3月26日,这是一个对坤叔和他们的团队来说,非常不平凡的日子。还在年初的一次联欢会上,黄锦庆夫妇就向坤叔提出。他们想到凤凰去,看一看山区里那些的孩子们。不料,他的这个建议,立马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响应。六位老板就相约着,一起凑了钱,买了一大批文具。决定就在三月的中旬,一齐出发,前往凤凰城。



3月25日,坤叔和黄锦庆夫妇,又约好了广兴建材公司的阮国辉。还有刚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即表示要参加的珠宝商陈先生等一行10多人。还带上了因为自己的新店才开张,脱不了身的华昌贸易陈广鹏留下的给20名孩子的学费,登上了去凤凰的火车。



这个时候,东莞坤叔助学团队的队伍,已经在不断地扩大了。他们一共扶助凤凰的贫困孩子达136名。两天之后,当他们离开凤凰时,坤叔就充满了信心地对同行的记者们说,下次我们再来凤凰的时候,资助的名额,将会更加多。



面对着东莞民营企业家们的不同寻常的爱心行动,凤凰县政府、教育局、县团委的领导们,一齐来到吉首火车站,欢迎这些远道而来的东莞企业家们。



3月27日清晨,刚刚到凤凰的东莞的老板们,分头到自己资助的学生就读的学校里,去看望孩子们。坤叔和黄锦庆夫妇等人到了凤凰一中,参加了他们的升旗仪式。凤凰初中一年级的6位同学,从黄锦庆夫妇的手中,接过了这一学年的助学金。



吴文中同学,就是黄锦庆先生扶助的十五名学生当中的一个。这个孩子生性胆小,言辞木讷。与他的同龄人相比,明显地就少了很多的活泼和天真。一看就知道,这应该是他家庭的环境造成的。凤凰城里三月底的天气,已经是很暖和的了。可人们眼前的这个吴文中,还捂着一顶很旧的人造革帽子。走在大家的最前面。



在校长的带领下,黄锦庆夫妇一行人穿过凤凰城的古老城墙。走过那座电视连续剧《湘西剿匪记》中多次出现过的木桥,走进隐藏在低矮民房中的吴文中同学的家里。一进门,吴文中就打着手势,同自己的母亲开始交谈。人们眼前的吴文中的母亲,皮肤黧黑,满脸风霜。她咿咿呀呀地,也在同客人们比划着。前来的所有人,虽然都不懂她的哑语。但分明地感受得到的,是她对这些人的感激之情。



想不到的是,在凤凰城的一个人家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煤炉灶之外,再看不到可供六口之家使用的其他生活物品了。吴文中的哑吧父亲,已经到县里的福利厂做工去了。他没有见到千里迢迢来他家,送温暖的东莞好心人。



生在一个贫困的残疾人家庭,吴文中这孩子是不幸的。但是,吴文中他又是幸运的。吴文中并没有失学,因为他得到了社会的温暖和关爱。吴文中和扶助他的黄锦庆夫妇,在校园的花坛旁边合影,快门就要按下的刹那。一直处在紧张沉默的吴文中,终于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是啊,对于一个才八岁的少年来说,人生对于他,确实是太沉重的话题了。不过,吴文中不可能知道,千里迢迢来看望他,给他带来了温暖和关爱的好心人黄锦庆,也有一个苦难的童年。有了好心人的帮助,有了社会的关爱,凤凰的少年吴文中在日后,应该可以像真诚扶助他的黄锦庆一样,取得自己人生的成功。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



黄锦庆夫妇回到东莞后,给两个正在读小学的儿子,讲述了远方他们那位不认识的凤凰小朋友,凤凰孩子吴文中的故事。当他们的儿子被子问到在照片里,在那么大的太阳光底下,热汗涔涔的吴文中,为什么还戴着那顶人造革的帽子。两个孩子或者说,吴文中的头上长了癞痢吧。或者又说,那吴文中的头上,肯定有难看的伤疤。



成长在幸福中的少年,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吴文中是因为家境贫困,没有钱去理发,他的哑巴父亲,只好用一把生了锈的剪刀,帮他理发了。剪得是那样的疙疙瘩瘩,高低不平。为了不被同学们嘲笑,吴文中只好紧紧地,捂上了一顶大帽子。



听完这个百分百的真实故事,两个本来活泼好动的孩子,一下子都沉默了。生长在富裕环境中的他们,不可能想象在同一片蓝天下,竟然还有无钱走进理发店,理一个发的小学生。



吴文中的故事讲完了。黄锦庆夫妇就决定,学校一放了暑假。就一定带上两个孩子,去凤凰看一看。要让他们认识那些渴望关怀的同龄人,也要让他们感受那种生活的沉重和辛酸。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黄锦庆先生的夫人阿娟,走过黄金海岸歌剧院的门口。发现两个身穿校服的陌生孩子,在歌剧院门口彷徨观望。见到阿娟走近了,两个孩子怯怯地对她说,阿姨,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你收留我们打工吧。我们不要你的工资。只要有个地方吃饭,住宿,就行了。



当阿娟一问才得知。这是一对来自安徽蚌埠的表兄弟。哥哥才十六岁,名字叫做张恒;弟弟也才十五岁。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家里读书,而背着父母出来打工。因为年纪太小,很多天来,一直找不到工作。身上的钱也用完了。今天直到现在,还没有吃上一口饭。



阿娟听了他们的话,她的心,当时就揪紧了。她立即让保安带上他们,去酒店的食堂里宵夜。然后,又拔通了他们叔叔家里的电话。当证实了这两个孩子的身份后,得知孩子的父母已经在家里焦急万分时,阿娟对他们说:



你们就不必来接他们了。我明天就送他们去东莞火车站。让他们坐车回家。路上的吃用,我都会给他们安排好的,你们就放心接他们吧。



当天晚上,阿娟就安排好兄弟俩的住宿。又拿了四百元钱,给他们做路上花用。阿娟说:看到这两个孤。独无助的学生,我立马就想起了前几天在凤凰,那些我们资助了的孩子们。那些孩子们的家。



6-3、在恒丰酒店的凤凰打工人


伍秀凤是黄锦庆资助的孩子,凤凰一中学生伍秀珍的姐姐。发现伍秀凤的,却是坤叔。东莞的企事业家们,都是很忙的,每去一次凤凰,是那么地不容易。可是他们一到过了凤凰,资助了那里的孩子们,就把那些孩子,一一地放在自己的心上了。哪怕自己没有时间去,只要是一听说,有谁谁谁,现在要去凤凰了,他们就要托了他,带上自己的一片心意,送给凤凰的孩子们。在东莞坤叔助学团的好心人当中,坤叔去凤凰的次数最多了。



坤叔就是他们的去凤凰的爱心天使。每次有人托了东西,带了学费,生活费,零用钱。坤叔总是要把它亲手交给孩子们。最多的是衣服。这衣服到坤叔的手上时,还只是一张张的人民币。坤叔自己要到市场上去,要估计那些孩子们的身高,一件件地买好了,再要让凤凰的孩子们一一地穿上了,再集体照一张像,带回东莞来,送给资助他们的东莞好心人。



那一次,是坤叔带着黄锦庆买的衣服,去看伍秀珍。这才知道,伍秀珍还有个姐姐,叫做伍秀凤。已经失学在家,不再读书了。很想到外面去打工。



坤叔知道了,想也没有想。就拿起了电话,打给了还远在东莞的黄锦庆。那边,黄锦庆接了电话,想也没有想,就说,那你就叫她来东莞吧。



就这样,伍秀凤就跟着坤叔,一直到了东莞桥头的恒丰酒店里来了。可黄锦庆一看到伍秀凤,人就傻眼了。听坤叔在那边说,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可当面看起来,为什么是这么的小。而且,自己的酒店,现在正好是满员的。不过,他毫不犹豫,就安排伍秀凤,做了一个清洁工。



这位苗族姑娘伍秀凤,来东莞是第一次出门。也是第一次打工。伍秀凤做清洁工,什么也弄不明白。坤叔当场就做了她的指导员。伍秀凤人个子矮小,在搬那个大床的时候,没有力气。坤叔就给她做示范:人跪到地上,再用肩膀顶住床,脚呢,死劲地抵住了墙,两头一用劲,那两张床不就合拢来了。要分开它,那就更加容易了。抹窗子,人不够高,怎么办?坤叔就叫她在桌子上,再加一张小椅子。



伍秀凤虽然人的个子小,可志气并不小。哪怕是做着一个清洁工,她还是报名参加了英语培训班,电脑培训班。再说,伍秀凤还是沈从文的老乡,提起笔来写个小东西,也居然能有几下子。恒丰酒店办的有恒丰人报。伍秀凤便把那十分怀念读书的美好岁月,把故乡的贫困和人生的艰难。在工作之余,全部都倾泻到了自己的笔尖上。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在《恒丰人》报上用了。在《东莞文艺》上也用了。由于她的文章贴近了现实,由于是一个打工人的真情流露。文章一出来,就引起了广大员工的共鸣。共同的人生感受,让酒店对这位不引人注目的员工,产生了新的认识。部门经理也因为自己有着这样的员工而高兴。



麻再华是黄锦庆资助的贫困孩子麻红花的哥哥。麻家在黄锦庆资助的过程中,认识到黄锦庆是自己家里不可多得的一个大恩人。也是一个真诚,热心的好人。本来就在家里呆着的麻在华,在凤凰跟黄锦庆忐忑不安地写下了一封求职的信。不料,黄锦庆一接到了信,马上就答应他来。因为麻再华的吃苦耐劳精神,在黄锦庆一个新的酒店,松景酒店开业的时候,作为骨干调了过去。



韩永秀与东莞坤叔的助学团队,本来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最早,因为她是凤凰山庄的员工,坤叔他们来的时候,有一次就住在那里。她为东莞这些老板们的爱心感到十分地好奇,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跟着坤叔他们走乡串寨,去到贫困孩子的家里。亲眼看到了东莞老板们对凤凰孩子们最为真诚的爱。向往了东莞的她,要坤叔的介绍下,就去东莞工作了。



在恒丰酒店工作的韩永秀,表现得很不错。没有多长的时间,有关部门就要调她去做收银员。这时有人按规定说,请外地人做收银,要一个本地人做担保。黄锦庆听了,就哈哈大笑了,说,是韩永秀这样的人做收银,还要谁来给她担保啊,那我就做她的担保人吧。



世界上再平凡的事情,也有它曲折之处。伍秀凤在酒店做得不错,很快就要提升部长了。不料,有个老乡从广州打了电话过来,说是那里有一份工作,一个月的收入有两千多。虽然酒店吃住都包干了,一个月几百块基本上自己一分钱不留在手上,全部寄回了家的伍秀凤,两千多块钱,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啊。她多么地想自己能够再多寄一点钱,回到凤凰的那个贫穷的家。



不过,生性就小心的她,还是马上打电话跟坤叔,来征求意见。坤叔在电话里听了就说,有可能是传销吧。叫她不要去。可她还是不相信,因为这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哦,人家会欺骗自己吗。没有办法,坤叔就再说了一句,要是你硬是要去,那千万不要带钱去。一说起钱,这事情就好办了,因为在伍秀凤的手上,本来就没有什么钱。人果然就去了,仔细一看,坤叔简直就是个诸葛亮啊,说得果然不错哟,他们就是做传销的。她就害怕了,后悔了。再打电话跟坤叔。坤叔在那边说,那你还是再回到恒丰酒店,去上班吧。伍秀凤听了,大吃了一惊,说,我就这样出来了。再想回去,人家黄总还会收留我吗。坤叔说,那你就到恒丰酒店门口等我。我去跟他说说吧。



黄锦庆见了伍秀凤,只是轻轻的一笑,我说,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第二天,伍秀凤又在恒丰上班了。从凤凰来东莞投奔黄锦庆的,当然不止他们这三位凤凰人。他们有的人,做的不错。可是也有的人来了不久,就要回家了。人各有志,黄锦庆从来没有勉强他们。凤凰的孩子们来了,他们张开双手欢迎。不过,每一位要回去的凤凰人,他都提供他们的路费,好好的安慰,好好的安排。一个也不让他们失望。他把这些凤凰的孩子们,全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这是很多老板,很难做到的。



黄锦庆说,自从去了凤凰,自从看到了凤凰孩子们的家。看到了在那高高的山岗上的苗族土家族兄弟们的生活,我在心里,早就当他们是自己资助的凤凰的孩子们了。


   【声明】本站引用此文不代表同意本文任意观点 仅仅为提供更多信息 不能作为任何参考建议
    引用自边城爱心网作者
杨双奇 本站并无版权 如有侵犯您的权益 请来信马上删除相关

    

                               点击此处访问本页主目录

    ●●谢谢到您的访问 如果您要了解更多或许您关注的事 请您点击此处 访问本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