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坤叔第二次去凤凰

 


杨双奇

凤凰县文昌阁小学三年级一班熊倩致坤叔——
……我叫熊倩,今年9岁,我感谢您对我的一片爱心。您汇来的150元钱我已经收到了。您请放心。我知道,150元钱对别人有钱人来说,不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可是对我们这些穷苦人家来说,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想起我在凤凰街头卖汽球的时候。有时,两三个小时也没卖到一元钱。寒风呼呼地刮着,冻得我的峡谷手通红。我那时候多想有一个小朋友,一下子就帮我买完了。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小朋友来了,一下子就帮我买了8个汽球小狗。那天,我不知道有多高兴。
我爸爸去浙江打工了。家里只有我和妈妈,还有小妹妹三母女。妈妈经常要带小妹妹。每逢假日,我就去街头卖汽球。我不会因为艰难困苦而被吓倒。我会更加努力,来回报您的关心以及父母的爱。

坤叔致熊倩——

……你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孩子。生活让你没有得到好好的休息。节假日也要上街,去帮爸爸妈妈挣钱。真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过,你不要把这件事当成是一种痛苦。要把它作为是对你的锻炼。只是天太冷的时候,那就不要去了。好吗?我知道,凤凰城的冬天,是很冷的。还有,在别人给你找钱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在你们凤凰,我发现有些五元的,十元的,也有一些假钱。所以当别人送给你大钱的时候,你就要注意了。你才9岁啊,除了上街的时间,在家里,一定要好好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你身体好了,成绩好了,我就放心了。

先前只一次去过凤凰,回到东莞才不久的坤叔。在自己与凤凰孩子们的书信往来之中,就再资助了73位贫困孩子了。他们分布在很多个凤凰县不同的苗家、土家乡村里。
就像在以后的日子里,无数次地到凤凰一样。坤叔每一次到凤凰,好想自己尽可能多地,见到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而且次次到凤凰,都是以走访孩子们的家里为主。可惜的是这一次,因为自己才大病初愈,不便太多的走山路。因为那凤凰的山啊,比起东莞来,那实在是太高太高了。
在凤凰希望办方面,早就知道了坤叔在东莞就患了病的消息。同时也考虑到,他这次来凤凰,带来的人数多,队伍大。又全是要他一个人操心的具体情况。他们只告诉他,这次就只是安排他,到一个叫做木江坪的乡去。看望来自木江坪乡,均匀坪小学的几位学生。那些孩子就是他资助的。
知道自己一下子就能够见到资助的好几个孩子。坤叔听了,心里就很高兴。因为他并不知道,那个叫做均匀坪的地方,离他要去和同学们见面的木江坪,到底有多远。
在土家山寨那迷离的雨雾之中,五个孩子,终于一齐来到坤叔的面前了。他亲切地牵着孩子的手,问长问短。不料,他却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一个个,都是满身的红色泥浆。有很多泥水,竟然都溅到了屁股上,背上面去了。坤叔看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手指着他们身上的泥浆,仔细一问这才知道。这几个孩子,竟然是从天一亮就开始,翻山越岭,走了两个多小时的泥泞山路。才到达了木江坪乡政府所在地,来跟他见上一面的。
听完了他们的话,坤叔一时间愣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了。静静地思考了很久,他才轻轻对身边的凤凰希望办的领导说,我们怎么能够这样啊。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些小小的帮助,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怎么能够让这么小的孩子们,花了这么多的时间,费了这么大的体力,专程来这里来看我呢。或者说,是让我看看他们呢。这应该是我去他们那里,去看望这些孩子们,那才是对的啊。
当他听到有二年级的一个孩子说,自己家里的三个姐妹当中,只有她一个人在上学,两个都辍学了时,他当即就表示,由自己负责,再资助另外两位适龄的孩子上学。
孩子们又告诉张伯伯,她们学校里的桌椅,已经很破旧了。房子也开始漏雨了。坤叔听了,马上又掏出3000元钱来,交给了带孩子来乡里的小学校长。请他用这些钱,买一些新课桌,修好孩子们的课室。
他语重心长地对校长说:我们大人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这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淳厚年轻的校长看着眼前的一迭人民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是自己想也没有想到的事啊。自己只是陪着孩子们,来看望资助他们了学费的恩人啊。直到凤凰县希望办的领导出面说话了,他才把坤叔手上的钱,千恩万谢地接了下来。
跟孩子分手时,坤叔带他们来到乡政府外面的商店,给孩子们各买了一大袋的糖果饼干,放到了他们的小手上。这才依依不舍地,目送着他们,消失在小雨中的山那边。
离开孩子们已经很久了。坤叔在与同行的人谈到当时的情景,总是禁不住还有一些唏嘘。他自责着自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太好。不能够亲自进山里,去看望这些孩子们。可自己又很迫切地向凤凰表示了自己渴望见到孩子们的心愿。凤凰县希望办才让他们这么小小的年纪,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来乡政府跟自己见面。想起这件事,自己是那么地于心有愧。
从此以后,坤叔这才知道。凤凰的山路,并不像东莞那样不顺好走。而是那么地遥远,那么地难走。再到凤凰,他就很少让孩子们到什么地方,专门来看自己了。总是在计划中,早就安排好了,是自己一次次地带着东莞坤叔助学团的好心人,走山过寨,挨家挨户地看望孩子们。
几年以后,一件同样的事情,又在东莞坤叔助学团里,又发生了。
东莞大岭山镇富运家私公司的陈立新,是一位事业很成功的残障人士。他是从东莞日报上,知道了东莞坤叔助学团,在凤凰的爱心行动。他通过电话,多次与坤叔取得了联系,资助了凤凰米良乡中心完小的冉海英;米乡中学的冉茂江;林峰乡中学的田提同学。
那一次,坤叔原本是只是计划,去探望85个孩子。但由于同行的爱心行动人士实在太多了。最终还是决定抓紧时间,再去多见一些孩子。于是众人马不停蹄地,从7月15日的早晨到7月17日的晚上,总共就探望了凤凰100多名孩子。
从凤凰县城前往米良乡,要坐2个多小时的汽车。还必须徒步跋涉来回6个多小时的山路。这一次,坤叔没有像往常一样,带头翻山越岭。走进深山中的苗族土家族村寨。因为在资助的队伍中,来了数位非常特殊的同伴。他们当中,有一位是70多岁的老阿婆。还有一位是腿脚有残疾的妇女。和她两个10多岁的孩子。
她们就是陈立新的一家人。陈立新因为自己是重度残疾,没有办法前来探望资助的凤凰孩子。于是委托腿脚残疾的妻子带着一家人,来凤凰和孩子们见面。
在林峰乡,田提同学的爸爸因车祸去世。家里倒了顶梁柱子,生活更艰难了。幸亏有了东莞陈叔叔的资助,才可以断续上学。在山江镇中心完小,陈先生70多岁的母亲,执意要去看望刚由虎门苏桂英小姐资助的龙美同学。龙美在外打工的父亲不幸魂断异乡。母亲离家改嫁,12岁的龙美,与高龄的奶奶相依为命,处境很是悲凉。
一行人踏进龙美的家,狭窄的屋子却很整洁。贫寒但不显杂乱,充满了热爱生活的气息。面对眼前的一老一幼两婆孙,年逾古稀的陈妈妈心里一阵酸楚。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她硬咽着,用广东话对坤叔说:一旦老天把这祖孙俩拆开,龙美这孩子,怎么活下去?真令人担忧啊!
在米粮乡,乡政府的领导说,安排海英兄妹来跟他们见面。陈立新的妻子心里奇怪了,说,我们自己去那里,不好吗。坤叔早就知道,乡政府领导的良苦用心。他也明白,凤凰人说的几里路,是个什么概念。要这一帮人走下去,是那么地不容易。于是,他心里非常感动乡政府的安排,可又不好跟大家多说。这天,冉茂江、冉海英兄妹,清晨5点钟就起床,搀扶着年迈的外婆。走了3个多小时山路,到乡政府里,与远道而来的好心人见面。
大家一直等到近上午10点。在仄仄的山路上,终于出现了三个瘦小的人影。走近来时,大家看到的,是一对衣衫褴褛的兄妹。还有他们70多岁的,拄着一截树枝,摇摇摆摆走过来的老奶奶。
坤叔这时才对众人说,冉茂江、冉海英兄妹的爷爷已经去世。父亲因车祸身亡。只有和残疾卧床的母亲、70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他们母亲的两腿已经瘫痪,不能前来了。就叫70多岁的外婆带他们来了。一个凤凰的70多岁的老人,一个东莞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助学,他们在高高的苗岭见面了。两位70多岁的老人相见后。相互拥抱着,哭成了一团。
这两兄妹很是乖巧,管陈叔叔的妻子叫做“晚娘”。就是凤凰人说的婶婶。也管陈妈妈叫奶奶,还姑妈、哥哥、姐姐的,叫得可甜呢!在乡政府里,陈家的“晚娘”搂着“冉家”侄女,疼不够爱不赢。陈立新的姐姐向凤凰团委的田副书记说:“这里的孩子太苦了,你们再安排几个,给我资助吧……”
这是一次多么幸福的会面。也是一次多么非常心痛的,艰难的会面啊。让在场所有人看到这个场面,都忍不住流下泪来。临分别时,陈立新的妻子知道了乡政府的安排,她泪流满地对坤叔说,坤叔,下次,等我的身体好点。我一定要走到山的那边去。无论有多苦多累。自己一定要亲自到叭仁村。不能再让兄妹俩和老人家。走这么远的山路,来看我们了。她还表示,回去以后,要发动自己的亲戚,朋友参与凤凰助学行动。要重点资助那些父母离异,家庭非常困难的失学儿童。



5-2、苗族姑娘杨志花给老师写了信
出生在凤凰苗寨木里乡的杨志花。五岁时父亲就因为车祸,离开了人世。最小的弟弟也因为发高烧,没有得到及时治理,得了脑瘫。从此以后,一家五口人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瘦弱的肩上。尽管这位苗族母亲勤勤恳恳,养猪、砍柴、干农活。但是在农村,尤其是在那么贫困的凤凰农村,一个女人有限的能力,实在是养活不了三个孩子。无奈之下,杨志花十四岁的弟弟小学毕业后,就出远门打工了。十二岁的小弟弟,因为从小有病,没有进过一天学校。
杨志花虽然家境贫穷,心态却宁静而且平和。跟人接触,从来没听到她埋怨过命运对自己的不公。杨志花在学校读书,手上是没有车费的。在家里和学校之间,来回靠的是一双脚。杨志花家距凤凰城有几十公里,中间还要翻很高的几座山。这样,一个月只有回家一次了。即使是这样,她在学校的住宿,在学校一个月的生活费,省吃俭用,也只用一百元钱。哪怕就是这样少的支出,每次回到家里,到她要回学校的时候,母亲却回回都拿不出来。
看着母亲那张无可奈何的脸,看到母亲和弟弟在家里的生活。她不能再对母亲,有什么要求了。生在本来就重男轻女的苗寨。杨志花知道在这样的家庭里,自己能勉强在学校上学,已经是很知足的了。可她毕竟这么一个花季少女,面对着让人想不到的穷困,也让她感到是那么的无助。她多么想和同龄的孩子们一起坐在教室里。可面对家里这样的困难,让她还能熟视无睹吗?可要让她离开明亮的教室,离开一个年轻人应该呆的学校,她是那么地心不甘情不愿。她坐在屋子后面的菜园里。问天问地问自己,总是找不出任何答案来。无奈之下,杨志花含着眼泪。给自己的孙老师,写下了这样一封信:
……你对我的关心,我非常感谢。我记在心扉深处。记得一岁时,我从死神手中逃出来,才有幸见到了美好的今天。因为我从小家庭困难,条件差,缺少营养。导致我在9月27日至10月1日几天里,大量地流鼻血。28日夜里熄灯以后,鼻血又大量流出来。久久没有停。是龙香妹同我去了学校医务室。寝室管理员说,医务室值班的是学生,不会治疗。但幸好,那时鼻血竟然又止住了。我还以为,我十五岁的生命,就会因此而结束了。因为就是这个假期,我已经有个哥哥。也是流鼻血,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在悲伤之中,也有一种解脱。假如我真的离开了你们,就完全摆脱了人生种种痛苦了……不过,我现在病已经好了,请不必再为我担心。
我自己太软弱无能了。不能够帮助母亲承担家庭责任。我心里太复杂,夜里睡眠不安。一入睡,就做噩梦。学习成绩也在下降,化学、音乐会考,只得了七八十分。我不知道怎样度过在学校的最后一年。
孙老师,平时里,我妈妈赶场做生意,挣了一点钱。但在家里,总是不够用。这次我知道,要是自己拿了她的70元钱做生活费。那妈妈就只剩下20元钱做生意了。不知道她又要向哪一家借钱。也不知道,哪一家的人又会借给她。要是借不到钱,妈妈如何赶场?如果是身份互换,我来当妈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肯定也会让自己的女儿停学。看来,只有等农历腊月。妈妈卖了猪之后,才能还清学费,以及借你的那100元钱。孙老师,我实在对不起了。
请谅解我,请同意我……
人还在乡下的家里,信就发出去了。这个苗家女孩,只想把自己的不尽的烦恼,向自己的老师诉说。她根本就没有指望,已经给了自己很多帮助的老师,能够再给她什么帮助了。因为在学校在班上,像自己这样的情况,真的是太多了。老师只是一位平平常常的老师。她自己也要生活,也要养家糊口,哪里能帮得了同学们的全部呢!
不过,杨志花幸运的是。她的同学,龙香妹在无意之中,看到了这封信。这个爱管闲事的孩子,信还没有看完,就是满眼泪花了。她马上把杨志花的窘境,写信告诉了东莞的张伯伯。
坤叔在东莞,一知道了这事,人也坐不住了。他相信,龙香妹在信里说的,绝对是真的。可他还是马上给凤凰一中学校长打了电话,认真核实了情况之后。亲自到邮局,给杨志花寄去了800元钱。并且请学校和凤凰县希望办同意,把她纳入了自己资助的孩子。
这次到了凤凰,他一见到凤凰一中的同学,就迫不及待地问:杨志花来了吗?
关爱之情,溢于言表。杨志花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生活的重负,使她过早地懂得了人生,面对突然而来的帮助,不善言词的她,眼睛看着地上,细声细气对东莞恩人说:坤叔,我家里实在是太穷了。我没有什么来报答你们,东莞的叔叔们。
东莞好心人看着这位羞涩腼腆的苗族女孩。听着她那细细的,小心地回答。一时间都久久无语,他们找不到恰当的语言,来安慰她。末了,坤叔缓缓说道:
你好好读书,长大成材,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了。
此时此刻,大家看见杨志花的眼里,噙满了泪水。这位苗家姑娘虽然不善于言谈,可等到这些恩人们刚回到东莞,坤叔就收到杨志花的来信。
杨志花在信中写道:
……爸爸去世时,我只有五岁。家里没有他的照片。现在,作为女儿,我连他的长相,都记不清楚了。仅仅知道他的名字。五年的父女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地消逝了。仿佛我从来就没有过父爱。是你,用宽大而温暖的手,握着了我的手。你记得,我们在一起照相吗?那时,我的心里百感交集,多么地想叫您一声:爸爸……
空闲的时候,我望着满天的繁星和皎洁的月亮,独自预测着自己的未来。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苦命的女孩,遇到您,就是遇到了大救星。……
让杨志花没有想到的是,她发出去的这封信还在路上。张伯伯已经从东莞,给她寄去了下一个学期的伙食费了。
东莞老板与凤凰孩子之间的感情。此时此刻,已经超越了血缘,超越了地域。超越了民族、超越了时空。就像眼前川流不息的沱江水、清澈、纯净、甘甜……
面对着来自东莞的突如其来的巨大帮助,同学们无不感动万分了。许多同学在来信中说:充满爱心的东莞的叔叔伯伯们,你们对我们的关怀,我们无以为报。只有好好地读书,以优秀的成绩,来向你们汇报。
要知道,东莞老板们千里迢迢的无欲之爱,是不求回报的。他们唯一的要求和期望,就是要凤凰的孩子们好好读书,长大成材。
东莞老板的善举和期望,不知不觉地,化成了凤凰孩子们的动力。那些受助的孩子们,大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每一次考试完毕,他们都自发地给东莞恩人们写信,向他们报告自己的成绩。哪怕是平均90多分的考试成绩,他们都会感到自责,会遗憾万分。他们都谦虚而且坦诚地认为,自己的努力不够,没有考出来真正的水平。
坤叔来到木里乡杨志花的家里了。他给杨家的妈妈带来一件呢子大衣和腊肉。当看到自己上次送来的棉被,他们还用报纸好好包着。挂在墙上,不舍得盖时,坤叔再一次热泪盈眶了。独立支撑整个家的杨妈妈,还拿出正在给坤叔赶制的千层底棉鞋。要给他试试,看他合不合穿。
坤叔看着这一针一线连起来的布鞋。他知道,只有自己把棉鞋试过了。这一家子人,才能放心吃饭。对于杨志花,坤叔不仅是资助了她的学费。还资助了她的伙食费。并且时常写信给杨志花。在学习上,思想上,关注着她的成长。
志花的母亲在苗寨上,感激涕零地对身边的很多人说:东莞的张伯伯,对我们家的志花,多么好啊。在我们村里,甚至一些有爸爸的孩子,还得不到像我志花那样,得到这么多的温暖。
在跟杨志花母亲交谈的过程中。坤叔得知杨志花家以前为了给孩子交学费,向银行借了3600元贷款。多年来,这笔钱把一家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时。坤叔当即掏出钱来,交给杨志花的母亲。让她把贷款还掉了。另外,又给杨志花几百元钱伙食费。杨志花的弟弟杨志云,到东莞打工,干了五天,就想要走了。坤叔知道了,狠狠地批评了他。写信也骂他,没有志气。当他听说了知道坤叔对自己家里的帮助了之后,从此人也就变得懂事了。在浙江干得很不错,老板很器重他,工资也很高。
杨志花的母亲,这位单纯的苗家妇女看着眼前的恩人。感觉到人家对自己的家里,帮助的实在是太多了。尽管自己穷,也不能够让别人帮自己那么多啊。她怎么也不肯再要坤叔的钱了。双方争持了许久,看到坤叔实在是太坚决了,杨志花的母亲才含着泪收下了。接着,这位苗族妇女以她们民族的最高规格,为来自广东东莞的客人做了一顿美味的晚餐,一大碗红烧鸭和一大碗红烧肉。
杨志花的妈妈还请人赶快去买了鞭炮,在自家院子门口,燃响了一大串。这是苗族人的习惯:幸福而荣耀地向全村的人宣告,今天自己的家里,有贵宾临门了。木里乡杨志花的家,坤叔已经去过六次了。每一次告别时,杨志花的妈妈都会烧一大串鞭炮送行。现在杨志花终于考上大学了,这个苗家人的苦日子,也快要熬到头了。


5-3、 土家族孩子毛雨天没有门的家


坤叔去了黄丝桥古城了。不过,他不是去看黄丝桥这个历史名城里有名的风景地。他是去看望他资助的一位名字叫做毛雨天的孩子。



要说起来,毛雨天的家,应该是在这个村子里,最差劲的一家吧。去这个村之前,在他们之间。在坤叔请同学们用餐的饭桌子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极为有趣的对话。



坤叔对毛雨天说:雨天啊,我想到你们家,去看看,不知道你,欢迎不欢迎我呢。



毛雨天当时,正把头埋在大碗里。什么也不管地,大口大口地吃着饭。是啊,从来也没有见过的,这么香喷喷的红烧肉。从来也没有见过的,这么一满桌子的各种各样,叫不出来名字的菜。让他心里高兴的哪怕是说话,头也不肯抬起来。这种生活,他长这么大了,都还没有碰见过啊。所以,听了坤叔的话,他连头都没有抬,就大声说道:张伯伯,你要去我的家,没有门。



坤叔听了,看着他长满了乱发的脑袋,大吃一惊了。自己帮助的一个学生,怎么也能够说,要去他家,都没有门啊。旁边的众人早就知道毛雨天家的内情。看着坤叔手端着的饭碗,看着那一双迷惑的眼神,一时间,都哄堂大笑了。



在大笑声中,坤叔很尴尬地说:连我去你家,都没有门。哪谁去你家,才有门呢?



毛雨天这时,倒是很认真地对坤叔说:张伯伯,你要是去我家了。那你就知道了。我的家啊,真的是没有门的。



其实毛雨天说的,并不是像我们所想的那样,坤叔去他家没门。而是他自己的那个家里,的确是没装得有门的。一座房子,一座住人的房子,竟然连门都没有吗?听到这里,坤叔的心沉了下来,不由分说,放下了手中的碗说,吃了饭,直接就去毛雨天家里。



黄丝桥学校校长说,毛雨天的母亲因为不堪忍受家里贫困,很多年前,就带着小女儿出走了。且是一去不回头。毛雨天父亲呢,自从妻子走了,性情更加懒怠。毛雨天姐姐没有办法,只好小小年纪,出外打工。不过她也是一去,就没有再回来。这样,毛雨天在家里,基本上成了一个没有人管的孩子。



黄丝桥村里的人都说:我们村里的毛雨天,是个有爹有娘的孤儿。



自从母亲和姐姐出门之后,平时在村子里,这个才10岁的孩子,不论是谁给他说话,他都只是只有点头,或者摇头,或者是默默地流泪。再不跟大人,或者说小孩子,说上一句话。只是他知道,村里的人,谁都看不起自己的爸爸,自己的妈妈,自己的家。是坤叔在学校出了钱,才把他从学校门外,再送进了自己喜欢的学校。还亲自到学校来看他。还请他在镇上的饭馆里吃红烧肉。他才多跟着大家,说几句话了。



在去毛雨天家的路上,天上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坤叔一行人,踩着泥泞的山路,终于到了黄丝桥村。一走进毛雨天的家,众人不说话了。坤叔的眼睛,一下子也湿润了。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呀!小小的两间房子,外面才是在下着小小的雨,屋里就四处漏雨了。真的是天上下大雨,屋里下大雨;天上下小雨,屋里下小雨;天上雨住了,屋里还滴滴答答地下着不停。屋内没有什么东西,却又零乱不堪。仅有的一口锅子,也没有加盖,里面空空的,灶沿上放着一小碗苞谷酸辣子。发黑的床架上,放着一只接雨水的破盆子。毛雨天的母亲,就是受不起这贫困的折磨,带着女儿远走他乡的。毛雨天十六岁的姐姐,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是还没有念完书,就外出打工去了。



父亲没在家,上山挖红薯去了。看到坤叔真的来到了自己家里。毛雨天那菜青色的脸上,一开始显得有点吃惊。接着,就露出久违天真笑容。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被贫困折磨得怕了。被别人的冷眼,白眼,讥讽,已经害怕了的孩子。



这个家,真的是像毛雨天说的,没有门。没有门的家里,还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其实,这个家,就是不值钱的东西,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了。坤叔也没有介意,只见他什么也不管,进门一屁股就坐在被雨水溅湿了的床边。像个父亲那样,轻轻地抚摸着毛雨天的头。跟他一起,仔细地查看他的成绩单。认真询问他妈妈和姐姐出门的细节。问她们现在的情况。可是,对于这一切,毛雨天什么都不知道。都只有摇头的份。坤叔还从带来的两大包新衣里,取出一件为毛雨天穿上。又好好地扯平了,如一个母亲那样,摸着他的头,轻轻地嘱咐他:



毛雨天啊,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不仅要好好学习,还要学会好好地生活。家里太脏了。你要少玩些,好好打扫打扫。一席话,听得毛雨天泪花汪汪的。只有一个劲地点头了。是的,有多少年了吧,自从自己的妈妈、姐姐,不知道哪里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跟他这样说话了。这样地摸他的头了。



临走时,坤叔又拿出来1000元钱,送到黄丝桥村主任手上。说是请他务必帮助毛家张罗一下,先把这没有门的家给装上门。再把屋内坑坑洼洼的地,铺上水泥,收拾干净。让孩子好有个能坐下来读书的环境。



随后,坤叔牵着毛雨天的手,来到他就读的黄丝桥小学。向老师询问毛雨天的学习情况和思想表现。老师介绍说,毛雨天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上的前五名。平时乐于助人,在学校里很老实。听到这里,坤叔看着在一边不说话的毛雨天,欣慰地笑了。他扶着毛雨天的肩,一再叮嘱毛雨天,要好好学习。学费,他将每个学期按时送到。



这时,多次在报道过坤叔助学事迹的,随同坤叔来的《人民日报》华南分社记者籁寄丹女士。一直观望着看着这个凤凰少年。这时她也掏出来100元钱,送给了毛雨天。



听老师在介绍自己的情况时,毛雨天的脸,一直都是紧崩着的。他生怕平常十分严肃的老师,再说自己的不是。不料,老师光是说他如何好学。在这时候,他脸上又一次绽放出好看的少年笑容。



几年之后的一天,坤叔收到这样一封信。是毛雨天父亲写的:收到您助资毛雨天的学费400元,谢谢您的帮助。现在,毛雨天比以前懂事多了,学习也有所进步。张先生:我有一事相求,毛英芝被别人骗去江苏打工。其实是把她卖在江苏省泰兴市,黄桥镇,勤丰村五队。在耿黄生家里,整整关了她4年。毛英芝2004年2月23日才打来电话。带有哭声请求急救,还报来了地址。我立刻就向当地的公安报案。可公安人员对我说,上面没有公费。要我出路费,他们才能去人。同日,我又找到镇政府,想让他们帮助解决,也没有得到回答。张先生,请求您打电话与凤凰县政府,帮忙解决。或者向江苏省的110取到联系。救救毛英芝,让她回到我的身边。



看完这封信,坤叔心里万分的难受。也是几年前,资助了毛雨天之后。毛雨天才15岁的姐姐,说是想到东莞来打工。坤叔听说了,也想他的家里能够有点收入,就赶快给她寄了500块钱。谁知道毛英芝拿到了钱后,人才到凤凰城,就不见了踪影。后来才知道,毛英芝拿到了钱,到凤凰几天时间,就用了个精光。再后来,就跟着别人,到浙江打工去了。这也是几年来,坤叔一直担心着的事。坤叔马上跟凤凰公安取得了联系,同时,又汇去了2000块钱。请他们火速前往江苏,去解救毛英芝。



5-4、南华山下麻仙艳的小画室






这是爸爸专门为我修的画室。



打开了麻仙燕说的画室的门,顺手拧开了门后面暗暗的灯。麻仙燕从容地跟站在自己面前的东莞客人们说。虽然主人说的,是那样的淡定。可是,从东莞客人们那眼神中表现出来的心酸,是麻仙燕这样的年龄觉察不到的。这东莞客人的眼睛里,这是什么样的一间画室啊。小小的,铺不下一张仄仄的床。有窗户,却因为挤在高高的岩坎下,黑黑地没有光钱透进来。红砖砌的墙体,裸露在众人的眼里。地上呢,是红红的沙土。这要是真的是间画室,那也应该是世界上最小,也是最差的画室了吧。



从毛雨天家里出来,回到凤凰城,已经是晚上了。一行人没有休息,一直就来到家住在城区南华山半山上麻先燕的家。人们才走到山下的时候,天色已经见黑了。大家就说,时间太晚了,就不要再上去了。可是,才从医院出来的坤叔,一定坚持要摸着黑,登上那个看来不高,却是不低的山。他气喘呼呼地,歇息了好几次气,才终于到了麻仙艳的家。



麻仙燕是个坚强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坦然地面对人生的际遇。还是在上初一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了毛病。可是一想到家里没有钱,她只好默默地承受着。没有说去医院。渐渐地,她的一只眼睛就完全失明了。连光感也没有了,她还是不吭声。



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摔倒了。人也受了伤,上不了学。坤叔这时,正巧在凤凰。他就派了人,带她去凤凰医院检查。结论是:因长期缺乏营养,导致视网膜严重脱落。



凤凰的医院没法子治。坤叔出差到北京开会时,联系了北京的协和眼科医院。人家答应让她来检查。说是如果可以冶,动手术大约要两万元的费用。这时,坤叔资助的另外一个孩子,郑州大学的彭燕知道了。也积极地与当地的一家医学院联系,也同意她到那里去治。手术费只收她6千元。但麻仙燕却死活不愿去。她说,自己己经习惯这样了。不用治了。生活学习上没有问题。坤叔知道,麻仙燕是怕他再为自己花钱了。



麻仙燕的家,准确的说,是在离凤凰城很远的乡下。前几年,她爸爸和妈妈为了女儿能够好好上学,从家乡搬来了凤凰城。还是托熟人,才问到了这个十分偏僻的地方。自己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屋子。夫妇两个,靠在城里做点小生意过日子。由于都没有什么技术和特长,也挣不到什么钱。手头常常都相当紧。这小小的屋子,也几乎没有什么人来过。她妈妈这回看见来了这么一大帮子客人,知道这是帮自己女儿助学的东莞恩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招待是好。只见她端来了一盆滚烫的洗脚水。蹲下身子来,就要给远方这位的贵客洗脚。



这时,轮到东莞的客人们不知所措了。为什么她会这样呢。经同行的苗家人介绍,大家这才知道,这一盆洗脚水,主人蹲下来,为自己洗脚,那可是苗家待客的最高礼遇啊……



坤叔在麻仙燕家的印象,特别的深。麻先艳的家,可以说是暂住在人家凤凰城的。可那小小简单的屋子里,做父亲的不怕自己没有地方住。还专门给女儿腾出来一间小小画室。这虽然可能是世界上最小最差的画室,但也是一个父亲给女儿的画室啊。



麻仙燕在这小小的画室里,努力地学习着。看到与凤凰很多人家不同的麻仙燕的家。坤叔觉得这次自己来的非常有意义。他感觉到,我们东莞人到凤凰来助学,不仅仅是要给他们钱,就行了。更重要的是,培养孩子们的自信自强自立的人生态度。


麻仙燕家的这种做法,让他感到很是欣慰。自从那次以后,再回到东莞。他对孩子们的每封信,回得很心细。他耐心给凤凰的孩子们出主意、想办法。还针对每个人的特点,为他们的将来出路。尽到自己的力量,出谋划策。人们惊喜地看到,通过跟坤叔的多次交谈。书信的来往,很多凤凰孩子正在一步步走向成熟。



看到麻仙燕工笔画非常出色。坤叔除了鼓励她继续画画,当时就托某杂志社记者,帮她找当地的美术老师,进行辅导。并且专门和她父母讨论,这孩子今后是否能往美术方面发展。



麻仙燕很平淡地说:生活困难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们要学会生活,



虽然麻仙燕的画,画得特别好,也很有天份。可是,在当今社会里,一个孩子学画画,对于一般的家庭,都需要一笔不菲的开支。果然不出所料,在以后的日子里,麻仙燕一时需要进修费用,一时需要考试费用。这样那样费用,所有的这一切费用,都是不小的。



她报考的美术学院,要专门到长沙预考。3000多元的费用,让她愁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生性要强的她,催着父亲去四出借钱,回回都是无功而返。



坤叔是在出发前两天,才收到她的来信,连邮寄都来不及了。这时坤叔的心,比麻仙燕还要急,立即打电话,让凤凰的朋友先在凤凰借给她,让她能及时参加预考。接着,自己再从邮局汇款还给朋友。



麻仙燕也没有辜负坤叔的一片心意。几年以后,刻苦学习的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吉首大学的美术系学习。



高中毕业了,考上了大学的凤凰孩子们,在一起聚会。坤叔也从东莞赶过来参加了。当坤叔来到了麻仙燕的面前时,麻仙燕突然紧紧地搂住了坤叔。也不说话,一头埋在坤叔的怀里。哇地叫了一声,就大哭了起来。餐厅里的很多人,一时间惊愕得没有一点声音。只有在场的凤凰孩子们才知道,这位已然亭亭玉立的姑娘,这时候为什么会这样了。孩子们突然又回忆起来,坤叔这么多年来,给自己的帮助。都禁不住一齐唏嘘起来。

5-5、苦闷极了的苗族姑娘龙花云


龙花云同学也是他们中的一位,她的故事在受资助的孩子中,也是很突出的。



东莞坤叔助学团在凤凰第一批受助学生当中,就数龙花云家里经济环境,最为艰苦了。而她的学习成绩,在孩子们当中最为出色。从到县城上中学第一个学期开始,都保持以班级前三名。多次得到奖学金。她也是靠这300元的奖学金,维持每个学期的伙食费。她最怕的是,假期里的补课。因为要交100多元钱,家里无法负担。所以一到放假时,她的心就烦。就怨恨,就想到要哭。



她父亲因为从树上摔下来,落下了腰部残疾。母亲的风湿骨痛经常发作。哥哥才上完初中,就去浙江打工了。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家里的重活没人干得了。农忙时,龙花云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屋漏偏逢连夜雨。花云初中刚毕业时,在浙江打工的哥哥骑自行车出门,被汽车撞了。肝、肾、肺都有严重的内伤。没有钱进医院。时近年关,又回不了凤凰。花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告诉了坤叔。坤叔问清楚她哥打工的具体地址,就找到了在浙江临海,自己以前曾经资助过的贫困孩子王晓英,托她帮忙,去了解一下情况。王晓英有个同学就在这厂子附近,很快就传来消息:花云的哥哥已离开了工厂,回湖南去了。是他的凤凰老乡,把他抬回家的。



哥哥受伤以后,家里的生活,又一次陷入困境。龙花云不打算读书了,要出外打工赚钱。给哥哥治病,给弟弟交学费。看到张伯伯已经在凤凰资助了这么多孩子,龙花云不想再增添坤叔的麻烦了。但是在班上,在年级,在学校,她都是个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她多么地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学校。这样的选择,对一个青春少女来说,那是多么地艰难。因为她知道,山里的女孩子,一旦离开学校,就不可能再回来了。等待着她的,无非是山里女人的命运。再说,自己现在半途而废。就这样离开学校,多么对不起无私捐助过自己的张伯伯。



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她在一封长信当中,向坤叔倾诉了自己的痛苦、彷徨。不久,她收到了大病初愈的张先生,寄过来一封比她的信更长的回信。这是一封让她心灵震颤的、痛哭失声的信:



……花云同学,如果你真的要辍学的话。我除了赞叹你的孝心之外,会要在你听不见的地方,再说一句:你不自量力,太幼稚了。(如果我是你的父母,会当着你的面骂你。甚至会使劲给你一个耳光。可我这位伯伯,不敢这么凶,也没有这个权利。)



如果我是你,会怎么做呢?我会牢牢记住父母为自己承担的苦难,牢牢把握着他们以无私的爱给你们创造的学习机会,让自己更加努力地学习。这样,才会让自己更加强大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再把家里的担子,全挑起来。



……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伯伯惦记着你。快毕业了。也快考试升高中了。不要再为给我写信,而耽误了自己的功课。考上了一中以后,记住告诉我,以便我给你送去学费。



坤叔给她的,不仅仅是这封信。在花云上高中的三年时间里。坤叔陆续给她寄去的、带去的伙食费。还有她哥哥的医药费,就达5000元之多。


5-6、一个星期吃两餐饭的苗族少年龙伟







张坤坚信,爱可以改变人的一生。用爱滋润别人,自己的生命价值也同时得到了体现。 



一个春天的上午,坤叔带着前来参加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西部之歌演出的女儿张莹。在演出的空隙里,抽出时间。一起来到凤凰吉信镇满家村三组,探望他资助的两个学生。他们的名字叫做龙伟、龙军。



龙伟是一个瘦小的少年。一张腼腆的脸上,让人看到的是紧抿着的嘴角和自信的眼神。会让人感觉不到,他是个瘦弱小的,需要别人救助的孩子。他和他的凤凰孩子们一样,有着近乎赤贫的家境。他的学习成绩,是凤凰县一中初中部,连续两年的第一名。而学习的环境对他而言,则是一个很空洞的概念。他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喜欢去附近的书店里看书。



有时候,看到一些习题集,上面有课本之外的难题。而学校里,也找不到这样的题目,他就在那儿边看,边解题。有时候,看的时间长了。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就每次默念几个题下来,赶快回家,记录下来。



这样的学习法,对他而言,似乎也是有一番乐趣在其中的。到了初三那年,家庭经济来源断了。家里已经没有办法,再让他继续升学。横下心来了的他,已经作好出外打工的准备。他知道,自己家里为什么穷。就是因为父母亲没有本事,没有文化。也没有好的身体。他父亲还是个转业军人。就是因为书读得太少,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只有天天到凤凰城里去打工。一天几十里的路上,都是走路来回。为的是省那几个钱。



因为父亲在凤凰城打一天工,除了吃饭和路费,几乎就不会再余下钱来了。自己现在不读书了,经后也是没有本事的。在他心里,真的好想读书。可是家里现在的实际情况,无论如何,是没有办法读下去了。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抹干了眼泪,收拾好了书包和课本,心里的那一份决绝。使他消除了一切属于童稚的,不切实际的想象。可正是在这时候,一笔来自东莞的捐款,如是插着天使的翅膀,降临到了他的身边。



来自东莞的救星,让他又回到了自己心爱的学校。除了学费,和很多同学一样。张伯伯知道了他家里那样困难,还给了他400元生活费。但对于这笔钱,他一直没有舍得用。小小的他,就知道担心将来的事情了。他学会了忍饥受饿。才上初中时,他就发明了这种对付饥饿的办法。总结出来什么时候喝自来水,容易抵抗饥饿一些。他的经验是喝完水之后,不要马上就走动,要先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这样就不容易饥饿了。他的这一招,还是被老师发现的。不谙世事的他,想让张伯伯放心。还把这个好办法,告诉了张伯伯。龙伟在他的信里,是这样说的:



那就是两天只吃三两米饭。平常吃饭,很多来自凤凰农村的孩子,碗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菜。最多有一些,也是从家里带来的酸辣椒。那就是要吃一个星期的菜了。有时感觉肚子饿了,就看看书,或者喝喝水。连续这样一个多星期,挨饥忍饿。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不再觉得饿了。



那时才认识坤叔不久。他还兴奋地告诉他在远方的坤叔伯伯。以为就可以这样,一直节省下去了。看了孩子天真无邪的来信,坤叔哭得很伤心。立即就到邮局,给他去寄去了生活费。



坤叔自己呢,想着这件事。心里实在酸得很。也有好几天,没有吃多少饭。其实,小龙伟并不只这一件事情,让东莞的张伯伯揪心。除忍饥挨饿之外,龙军这孩子,还很不爱活动。从来也没有敢走在同学们的前面。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龙伟已经长大了,可他的裤子,却不会跟着人长大而长大啊。于是,在龙伟的屁股后面,裤子上老是会出裂开一条缝。要是去上体育课,你人只要一上双杠,就只听到屁股后面,不断地发出来响声来。于是,他在学校里最害怕的,就是参加体育课。在平时,就连上课下课,都一个人走到最后面。


5-6、一个星期吃两餐饭的苗族少年龙伟
那一天,他对张伯伯苦笑着说,在学校,有时裤子破了。没得钱去补,那才急人呢。



张伯伯听着也笑了,说,那你怎么办呢。你不会学学,自己缝一缝吗?



缝?我常常就是自己缝的啊。可有个时候,裤子是越穿越小了。自己在宿舍里怎么缝,也不行的。你已经缝好了,可只要是人到外面一走动,它就破的沙沙响。



张伯伯看着他,苦笑了,说,那是因为你长大了。



怎么办呢?没有办法。就只有下了课,也一个人呆在教室里。再不出教室。就坐在那里,看看课本。一开始,同学们还以为,我是热爱学习呢。



张伯伯说:那你走到路上,又怎么办?



那不跟别人走到一起。非要走到一起了,那我就最好一个人走到最后面,或者是走到旁边去。



龙伟跟张伯伯说得很是轻松,似乎在讲别人的一个故事。张伯伯却听得鼻子又酸酸的了。



龙伟、龙军的家,是在从凤凰到吉首的大马路旁边,一幢由县民政局捐建的房子。高,且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两张床和一张书桌。坤叔看了看空空的屋,走近他们兄弟睡的床边。他轻轻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看到垫在下面的,作为床单用的肥料编织袋。只说了一句:你们的生活,真的是很苦啊。就再也说不出来话了。坤叔将他随身带来的棉衣,衣服全拿了出来,亲手给龙军穿上。还蛮合身的,坤叔拍了拍龙军的头,说:好好地读书吧。



又一次穿上了张伯伯带来的新衣服,龙伟看着眼前的张伯伯,口里说不出话来了。自从跟坤叔说了裤子的事,他就发现。张伯伯每一次来凤凰,都会给他带来新衣服。从此,自己再也不怕裤子破了。在火塘边,张莹将火点燃了,美丽的姑娘坐在这贫穷的陋室里。看着这一切,她心里痛得受不了了。可是看着爸爸给他们兄弟穿上了自己在广州,亲手为他们买的衣服时,她就非常地开心了。



同去的人问张莹,在你的人生当中,是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形。



张莹很平静地告诉她,自从1985年起,父亲就带着她,去到了广东的一些贫困地区。还给那里的孩子们唱歌。有一次,一下子就去了30多个记者。张莹就站在寸草不生的石头山上,给那些从来没有看过电视的孩子唱歌。没有音响、没有灯光、也没有鲜花。可听众一个个都成了泪人。



临走前,坤叔将龙伟、龙军下一个学期的学费,交到他们母亲手里。又拿出两个红包,塞给了龙伟、龙军,说:过年,我就不能来了。这是压岁钱,先送给你们了。



龙伟因为要参加晚上的演出,随坤叔一起回到吉首。路过吉首大学的新校区时,坤叔突然叫司机停住下了车,叫张莹、龙伟他们一起,到学校里的风雨湖边,一一合照了相。



坤叔搂着龙伟的肩膀说:你看,这就是大学。多么优美的地方啊。这也应该是一个年青人向往的地方。你一定要努力学习,要考上大学。你考上大学了,叔叔还是要资助你,一定要让你上大学。



听了张伯伯的话,龙伟哭了。他则不断地在心里追问着自己:龙伟,你努力了吗?



几年之后,龙伟不负坤叔的期望,考上了大学。就是在上大学的日子里,他还是要经常挨饿。有时候,一个星期只吃2顿饭。还有一次,身上只剩下5元钱,只好买了3斤米粉,用开水泡着,硬是吃了一个星期。



龙伟说,虽然现在很是艰苦。但自己永远记得坤叔伯伯讲过的一句话——人,要活得快乐一点。每到了最艰难的时候,他就反复告诉自己:日子,总有一天会好起来。



龙伟虽然穷,但是穷得很有凤凰人的骨气。在学校里,曾经有一个女同学,被自己的穷所感动了。从而还产生了好感。她悄悄地跟他提出,自己每个月资助他200元生活费。要帮助他直到完成学业。面对着天天来到的饥饿,龙伟是多么想,有一个人能够帮帮自己。但是反复考虑了之后,他婉言地谢绝了。因为他知道,这位同学的家里,情况也不是很好。无谓地去拖累了别人,也没有什么意思。自己已经长大了,应该有能力,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了。



龙伟说,这几年里,从张伯伯对我的关爱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能够辜负了张伯伯,我要活得更加精彩。龙伟非常喜欢音乐。他想,等到时机成熟,就出去唱歌,赚自己的学费。然后还要参加自学考试,完成自己的目标:本科学业。



龙伟也是一个很有运气的孩子,喜欢音乐的他,一到长沙省电视台做节目,恰恰碰上了一位想把自己的吉他捐赠给别人的长沙人。那个人知道了龙伟是来自凤凰山区的孩子,就主动地把吉他赠给了龙伟。愿龙伟以后能够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得更加远。

   【声明】本站引用此文不代表同意本文任意观点 仅仅为提供更多信息 不能作为任何参考建议
    引用自边城爱心网作者
杨双奇 本站并无版权 如有侵犯您的权益 请来信马上删除相关

    

                               点击此处访问本页主目录

    ●●谢谢到您的访问 如果您要了解更多或许您关注的事 请您点击此处 访问本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