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打工娃的广东父亲

 

 

章节简介:
龙香妹的二姐龙香英和一起在东莞打工的男朋友要回凤凰结婚了,离开东莞时,因为没见到坤叔,她将吃剩下的自己珍爱的从家里带来的半袋辣椒送给坤叔,并留下一封信,信里有句话让坤叔眼泪直冒:“在离开东莞之前,我最想说的,是叫您一声‘干爹’。”

第一节 还要捡两年垃圾


2004年4月的一天,凤凰县廖家桥镇木根井村13岁的张婷,与官庄乡的安文静及两头羊乡高山村三个女孩一起,前往东莞找坤叔,坤叔已在东莞给这五个女孩找好了打工的工厂。她们在凤凰县团委集合,由团委书记滕森林送上火车,路费由坤叔掏。五个山里女娃都是头一回走出凤凰,头一次看到和坐上了火车,外面的世界简直让她们头晕目眩。

在东莞常平镇火车站下车后,她们立即用出站口旁的公用电话打坤叔的手机。此台公用电话有一台分机,位于一块有色镜屏后,从镜屏后可看到外面,而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当张婷打起话筒时,里面一个男子同时拿起了分机的话筒。张婷拔通了坤叔的手机,只响了一下,没来及通话,就被里面那个男子就用分机摁断了,然后他通过分机与张婷通话,张婷她们五人的一举一动在镜屏后看得一清二楚。
“喂,你找谁?”
“我找张伯伯,张坤。”
“你找他干什么?”
“我们是凤凰来的,他要我们来打工的。”

“啊,这事他跟我说过,我差点忘了。他有事刚出去了,安排我来接你们。你们在出站口前面那根柱子下等,千万别乱走,一辆面包车马上来接。”
挂了电话几分钟后,一辆面包车径直开到站在柱子下的五个女孩前,与她们通话的那个男子下车,说是张伯伯要他来接她们去工厂的。

面包车开到常平镇“章业超市”前,那个男子说已经到了,张伯伯说要她们每人交500元办健康证、暂住证等。她们说没那么多钱,他说有多少先出多少,等张伯伯回来后再补齐。她们就将身上所有的钱一分不剩都掏出来了,最多的一个有216元。那位男子要她们在原地等,他开车去办好手续后就来。

他们在原地等了几个小时,仍不见那个男子的踪影,方知不妙,甚至怀疑是张伯伯与那个男子合伙骗了她们。她们不敢再给坤叔打电话,而是打了团委书记滕森林的电话,把遭遇跟他说了。滕要她们再打坤叔的电话,她们怎么都不愿打,又不说原因,让滕十分纳闷。他拔通了坤叔的手机。

那边坤叔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几个小时前火车站方向的那个电话只响了一下就没了,之后打过去就是占线,拔通后那个电话又说不知道是谁打了他的电话,打的人多记不清了。而从火车站查询,从吉首到东莞的火车早已准点到达了。在混乱的火车站,那五个从没走出过大山的女孩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接到滕森林电话后,他知道她们被骗了,马上报了警,并火速打的赶往“章业超市”。见面后,坤叔笑着对泪眼汪汪的女孩们说:“还好,都急死我了。真担心你们今晚就做了哪个60岁老头的新娘,进了洞房。”安文静立即很有戒心地问:“你是不是准备这样做?”坤叔一时语塞,无语以答。

五个一出大山就被骗,而且一直想不通自己是怎么被骗(她们此前基本上没用过电话,更不知分机为何物)的女孩满脑子犹豫、猜疑、不安地跟着坤叔上了车。

几个小时后,当坤叔带她们饱餐一顿,给她们买好被褥、牙膏、牙刷等全套生活用品,把她们送进工厂宿舍,安顿好她们的一切,并给了每人几十元零用钱后,她们又找回了“张伯伯就是一座山一样可靠”的感觉,一个个破涕为笑。

张婷在来广东打工前,是凤凰县华鑫实验学校初一学生。她父亲是个半聋半瞎的老人,母亲体弱多病,一个哥流浪东北沓无音信,另一个哥在吉首打棉被难以自养。从11岁起她就靠捡垃圾攒学费,养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被县团委希望工程办的工作人员发现,将她列入受助对象,得到深圳磨房“驴友”普天同泰的资助。

2003年,当坤叔第一次看到又瘦又矮的张婷时,捏着她黑瘦粗糙的小手,听着她稚嫩的声音说捡矿泉水瓶子一斤卖一块钱,泪水奔涌而出,一个矿泉水瓶子才几克重,要多少个才能凑足一斤啊!而且还有很多人都抢着捡。

2004年春节,因长期营养不良,缺维生素C,导至牙龈长时间出血,张婷还以为自己得了不冶绝症,在“吐血”,硬是不肯上学了,托坤叔向一直无法联系的普天同泰表示感谢,请普天同泰此后不要再给她寄学费了,同时请求坤叔介绍她到广东去打工。

坤叔心里十分不忍,她还是童工啊,但他更不忍心让她再去捡一块钱一斤的矿泉水瓶子,就要她与另外几个女孩一起来广东,让她们进了一位日本助学者益田次郎在深圳宝安区龙华镇的制衣厂打工。

开始益田次郎不敢接收张婷,她才13岁啊,是坤叔千方百计说动了他,请他把小张婷当作自己的养女,到厂里帮帮手,也不要造工资表,值得给多少就给多少,只当是救救凤凰的那一家人。

8个月后,张婷的工资已达900元/月。这时家里传来噩耗,他那个在吉首打棉被的哥因抢劫他人手机被拘留后逃回家,家里人因涉嫌包庇,父母、舅舅和哥哥一起被抓。这个13岁的姑娘一时急得慌了神,告诉坤叔要回家“捞人”,只有靠她了。坤叔请人把她从深圳送到广州,给她买好车票送她上了火车。她回到凤凰后,哥哥被判刑一年,父母和舅舅都被判了半年缓刑。

2005年4月20日,坤叔第二十六次凤凰行又到张婷家去看她,她很文静地对坤叔说:“妈妈看病要钱,在凤凰赚不到钱,只能帮妈妈做一些农活,捡垃圾卖,还是出去的好。”她再次希望坤叔带他出去打工。坤叔说,这很为难,14岁根本不能进厂,如果进厂就违反国家劳动法,等满了16岁再说吧。招一名童工一个月罚款一万元,坤叔不愿再让益田次郎承担这样的风险。这意味着张婷可能还要捡两年垃圾。

2005年6月底,坤叔收到一封张婷写来的信,信中哭诉:她经人介绍到凤凰县枫林宾馆旁一粉店打工,70元钱一个月。没干多久,遭到50多岁的许姓江苏籍老板的性骚扰,只得拿了70元钱离开,呆在家里再也不敢出去。她还“骂”坤叔“冷酷狠心”,不带她出去打工。

坤叔当即将此事转告给凤凰县团委希望工程办。7月4日,县团委副书记田青专程赶到廖家桥镇木根井村张婷家,找她了解情况,对她进行劝慰。当天,当田青一行到县城那家粉店找许姓老板时,他已离开数日,去向不知。

受助孩子伍秀珍的姐姐伍秀凤经坤叔介绍,到助学者黄锦庆在东莞的恒丰酒店打工后没多久,遭老乡诱骗,误陷入在广州的传销组织,受到监控,不得脱身。她用苗语给一同学打电话,要那位同学马上与坤叔联系救她。坤叔转告伍秀凤,他将购买1.2万元的传销化妆品,要她发展他为她的下线,伺机救她。但随即快伍秀凤还是自己逃了出来。经坤叔“求情”,她又回到了恒丰酒店,后转到东莞助学者卢叙安的尤美装饰公司打工。

类似为到广东打工的凤凰孩子操心的事,坤叔随时都可顺口说出一大串,这些孩子有的是再度辍学的,有的是受助孩子的兄弟姐妹,有的是受助孩子的邻居。

坤叔向助学同仁倾诉:“我的摊子较大,虽是个松散的民间组合,也需要费好大的精力去认真经营,加上这几年里,又忙着为凤凰陆续来广东打工的孩子们安排,这更是件费劲的苦差事,比助学还累,我早就感到有点心力不济了。”

可在孩子们眼里,不管学生还是打工娃,不管是在凤凰还是在广东,他们都从未感觉到过坤叔的“心力不济”,他永远是他们取之不尽的力量源泉。









第二节 打工“曲线助学”

  
2003年8月的一个晚上,深圳益宏和有限公司总经理,日本人益田次郎正书房看书,突然听到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女儿大哭起来。他诧异地出来一看,只见妻子和女儿都泪流满面,她们正在收看湖南卫视的《真心风采》节目。电视里的坤叔正和他的孩子们哭泣着紧拥在一起。他们一家人在收看重播时,又一次为之落。
  看完电视,益田次郎决定,他不但要去凤凰助学,还要去那里招工。他从长沙的114查起,一直查到凤凰县团委,再找到近邻东莞的坤叔。他正要派车接坤叔过来商谈,坤叔却坐公交车赶来了,这让他十分感动。很快,他就与坤叔敲定了到凤凰助学和招工事宜。

2003年9月19日,坤叔和益田次郎及井关一宏等一行来到凤凰。雨后初晴,到达黄合乡何静家时,一身泥水的益田次郎楞住了。五年前,何静患癌症的父亲去世,给母女四人留下了巨额债务。不久,家里的破房子因年久失修倒塌,一家四个女子只好借住在茶场一间破败的仓库里,连简陋的家具都没有。2003年初,何母请亲戚帮忙弄点石头,想垒间茅屋有个栖身之所,没想到祸不单行,亲戚在放炮炸岩时不幸炸瞎了眼睛,疗伤和致残后的赔偿费把这个家逼入绝境。14岁的姐姐何婷小学毕业就辍学了,8岁的何蓉还没上小学,何静也辍学在即。益田次郎当即认助了何静。随后井关一宏认助了山江镇东就村小学的胡永星。

接下来开始招工。在凤凰的小酒店里,坤叔忙得满头大汗,往凤凰各个乡镇打电话。他最先想到的自然是最穷最苦的高山村。尽管坤叔对高山村的孩子们,谁的姐姐在家呆着,谁的妹妹在放牛,谁出去对家里帮助最大等等,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这个两头羊乡的穷山村却没通电话,坤叔就租了一台车紧急上山。

此前,当地政府也曾带人到高山村招过工,但让人想不到的是,闭塞的高山村里,山民的观念竟是哪怕再穷,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对山外的世界,他们有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畏惧感、排拆感和不信任感;而且他们不相信居然有会有这么好的人带他们到山外去赚钱;更何况,走出这大山的几百元路费,还有招工手续费等,他们就掏不出,因此高山村很少有人走出去。
然而,这次坤叔来了,他们相信他,而且益田次郎承诺给他们出路费,更不存在什么手续费。
看着坤叔风风火火的忙乎劲,益田次郎情不自禁地笑了:“坤叔啊,我看,这哪里是我们工厂在凤凰招人啊,分明是你坤叔在凤凰招工呢。”
  坤叔笑一笑:“我是着急,可是我急的,不光是为了你们工厂。我们已在凤凰助学几年了,可这里的失学孩子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还不是因为家里穷的孩子太多了。你想想,要是在他们当中,多几个人外出打工,挣了钱再寄回凤凰,让他们的弟弟妹妹有钱去上学,那我们不是又多帮助了一些凤凰孩子上学吗?这叫‘曲线助学’。”
  一席话,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在凤凰助学,说得大家凝神不语了。

益田次郎第一批录用了阿拉营镇金沙村田小慧、沱江镇郊区受助孩子毛正霞、毛正群姐妹的大姐毛正丽、两头羊乡高山村的欧艳梅等4位姑娘。9月20日,时值仲秋,凉风习习,坤叔一行带着4个孩子登上了南去的列车,踏上了她们的梦想之旅。
紧接着,2003年10月5日,“坤叔助学团队”国庆凤凰行结束返回广东时,同行的又有去益田次郎工厂打工
的8位苗族、土家族凤凰姑娘。
此后,东莞和深圳的一些企业通过坤叔,主动向凤凰县团委提出,优先接收“坤叔助学团队”资助过的凤凰孩子去就业。

到2005年年终,经“坤叔助学团队”引荐到广东打工的凤凰孩子已达60多人。遗憾的是,大部分孩子因为没文化,没见识,难以适应现代的打工生活而没有坚持下来,又都纷纷回到了凤凰,继续留在南粤打工的只剩下了10多人。
坤叔忧心忡忡地说,如今,一个地方若教育落后,那里的人连卖苦力都难有市场。








第三节 给打工娃的心安个家

在广东打工的凤凰孩子,虽然不一定都住在一起,但在他们的心里,在异乡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这个家的家长就是坤叔。

在高山村,苗家人看着即将启程跟着坤叔去深圳打工的孩子,心里想,孩子只背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这样去了?到了深圳住什么地方?睡什么地方?大人心里纳闷,孩子也不知道。可哪怕就是几件换洗衣服,坤叔还要他们少带,说人家益田次郎的工厂里什么都有。可当坤叔为孩子们出路费,亲自把他们送到工厂时,孩子们才发现厂里哪里是什么都有的啊,除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睡的,用的,大到被子、水桶,小到饭盘、牙刷、卫生纸,无一不是坤叔带他们到市场上掏钱一一给他们买回的。他还给他们留下点零用钱,怕他们在第一次发工资前没钱用。他们这时才明白,坤叔在凤凰要他们少带,是怕他们多花了家里的钱,多拿了家里的东西,那样家里就没得用了。

山沟沟里的孩子没出过远门,一时难以适应南方都市生活,几乎每个孩子刚到工厂没几天就想家,有的一天打几个电话要坤叔带他回去。为此,坤叔天天给孩子们写信,又三天两头地来回坐6个小时,要倒三次车的公共汽车,从东莞前往深圳,不厌其烦地一个个做工作。每次,他还告诫他们过马路要注意安全,饮食要讲究卫生,警惕骗子伎俩,远离不健康场所,千万不要沾染毒品等等。为了便于孩子们想家时与凤凰家里人联系,他还给每个寨子的孩子配备了手提电话和充值卡。一年内,坤叔先后30多次多次去深圳看望他们。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大批孩子最终未能度过适应期,坤叔又把他们送上了回凤凰的火车。这样,在益田次郎的工厂里就多出来了一大堆凤凰孩子用过的生活用品。

从深圳到东莞再到广州,坤叔逐渐将凤凰孩子带到了广东各地去打工。伍秀凤是东莞市桥头镇恒丰酒店董事长黄锦庆资助的孩子、凤凰一中伍秀珍的姐姐。伍秀凤就跟着坤叔来到恒丰酒店时,黄锦庆一看就傻眼了,她的个子看起来怎么那么小。但他还是安排伍秀凤做了一个清洁工。

第一次出门打工的伍秀凤怎么也不明白这宾馆的清洁工该怎么做,坤叔就当场指导她。伍秀凤个子矮小,在搬大床的时候没有力气,坤叔给她做示范:人跪到地上,用肩膀顶住床,脚用力抵住墙,两头一用劲,那床不就动了。

伍秀凤个子小可志气并不小,即使是做一名清洁工,她还是报名参加了英语和电脑培训班。作为沈从文的老乡,她提起笔来居然也能有几下子,工作之余,她把人生悟倾泻到了笔尖上,一篇又一篇文章在恒丰酒店办的《恒丰人》上刊登了,在《东莞文艺》上也发表了,让酒店上下对这位不引人注目的小个子姑娘刮目相看。

2003年除夕,坤叔带上老伴和儿子、孙子,扛着一大袋年果年糕,坐公共汽车到离家80公里外的深圳益田次郎的工厂里,和在那里打工的14位凤凰姑娘一起到餐馆包饺子吃年夜饭,还给孩子们每人50元压岁钱。回到东莞的家里,随着新年的钟声,电话响个不停,孩子们从不同的地方争先恐后打电话给坤叔拜年。一股股暖流回荡在坤叔和打工湘娃的心中——我们就是一家人。
2004年端午节,坤叔带上东莞有名的粽子——糯米鸡,陪孩子们一起在益田次郎的工厂里过节。

2005年的春节,已经在东莞尤美装饰公司老板卢叙安那里做文员了的伍秀凤、在东莞健民珠宝公司老板陈健民那里工作的韩永秀,还有在其他地方打工的凤凰孩子,在坤叔的邀请下,又一起来到深圳益田次郎的工厂里过年。

坤叔成了凤凰打工孩子的广东父亲,他们有什么问题,都会向他诉说、求助,比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更无保留。有个凤凰打工妹打电话给坤叔,泣不成声,原来男朋友要与她分手,令她伤心至极。坤叔跟她聊到手机快没电了,直到她破涕为笑:“我没事了,这种男孩我才不稀罕呢!”

龙香妹的二姐龙香英和一起在东莞打工的男朋友要回凤凰结婚了,离开东莞时,因为没见到坤叔,她将吃剩下的自己珍爱的从家里带来的半袋辣椒送给坤叔,并留下一封信,信里有句话让坤叔眼泪直冒:“在离开东莞之前,我最想说的,是叫您一声‘干爹’。”不习惯吃辣的坤叔一直保存着这袋来自凤凰的珍贵礼物。现在龙香英与丈夫一起在浙江打工,结婚两年还没生小孩,又让坤叔操心上了。


   【声明】本站引用此文不代表同意本文任意观点 仅仅为提供更多信息 不能作为任何参考建议
    引用自新浪读书作者sxdsbzzy 周智颖本站并无版权 如有侵犯您的权益 请来信马上删除相关

    

                               点击此处访问本页主目录

    ●●谢谢到您的访问 如果您要了解更多或许您关注的事 请您点击此处 访问本站首页●●